热门标签: 催眠曲轻音乐 廖阅鹏 催眠音乐 Spa深度睡眠音乐 催眠音频 自我催眠 催眠视频 催眠轻音乐 催眠疗法 催眠 催眠曲 催眠故事 失眠 潜意识 催眠术 催眠魔术 米尔顿·艾瑞克森 自我催眠术 催眠术教程 瑜伽舒眠术

催眠术

 催眠术入门  催眠术教程  催眠技巧  催眠故事大全

自卑:一种概念化的自我催眠

作者:中国催眠网 来源: 日期:2020-11-24 19:09:41 人气:
寻找身份认同的人,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自卑。今日听陈丹青的演讲,席间,一个年轻人聊到:我们年轻人学艺术,都想成为艺术家,但可能我不是天才,没有那个天分,我们也需要得到认可,也许我只能做绿叶,而不是一朵鲜…
寻找身份认同的人,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自卑。



今日听陈丹青的演讲,席间,一个年轻人聊到:




我们年轻人学艺术,都想成为艺术家,但可能我不是天才,没有那个天分,我们也需要得到认可,也许我只能做绿叶,而不是一朵鲜花。



陈丹青立刻一针见血地反馈:






这都是教育的问题……不要被好像诗一样的言语给骗了,什么我是一个绿叶,我是一个螺丝钉,我是一个普通人什么的。



其实它在给你分等级,有一天你就被分下去了。



不要相信那些甜言蜜语,那些诗一样的语言,什么绿叶红花的春天怎么样,有那个文艺腔……



跟我景仰的那些人比起来,我也不认为我是天才,但是我这一生太幸福了,一直在做自己喜欢的事……



先秦的、希腊的留下来的艺术大都没有名字,比后来的艺术家要强多了……



陈丹青先生不但很懂艺术,很懂人生,甚至他也懂心理学。



的确,自卑的根源来自于教育,更准确地说,来自于周围环境的催眠






人类是多么地喜欢设立概念啊,尤其是在身份认同上,太喜欢去区分人与人之间的一些区别。



比如,人在某种环境里感觉到很自卑,就是因为他完全认同了周围环境里的那一套身份认定系统。

别人的职权比我高,我就比他低等;

别人的成绩比我好,我就比他差;

别人的天赋特长多,我就不如他优秀;

别人的获奖证书多,就证明他比我厉害;

别人比我能挣钱,就说明我能力不足……

甚至,别人比我长得美,也会让我感到羡慕嫉妒恨……

在这样的分层论级的身份系统的设定之下,人的心理不容易感到平衡。



在高位的人,容易骄慢自傲,在低位的人,容易自卑自贬……



但如果去掉这些概念呢?或者至少,大家都学会用更加整体的眼光看待人呢?



如果我们可以了解每个人的特点,知道这个人也许没有什么天赋特长,但他有一颗善良的心。







知道另一个人也许工作成绩平平,但是他擅于与人沟通,知道这个孩子也许成绩不好,但是他热心参与社团事务,喜欢安排事情。



那么,每一个人也就能够被真正分配到应当的岗位上,做他们愿意做也容易做得好的事。



至少能够心理安稳地在特定的位置上发挥光和热,度过有意义的一生。






自我评价更多时候源于社会信念系统的“催眠”



一个初中的女孩曾经向我倾诉她的烦恼:我觉得自己很差劲。



我便询问她:是什么使你觉得自己差劲呢?



她说,我成绩很差,做题很慢。我每次考试都考得很差。我几乎没有任何特长。



这样的话语里可以很清晰看到,这位学生极其认同她在学校整体大环境中“习得”的一种评价,那就是,成绩不好、没有特长的人“很差劲”。







换句话说,她完全接受了学校整体环境和氛围中的概念设定,成功被某种潜在的意识形态所洗脑和催眠了。



由此“确信”了她自己内心所得的错误结论:因为周围环境的人都在意成绩和特长,而我这些东西都不好,所以我很“差劲”。




我启发她说:“那是否可以想象一下,你活在另一个世界里,那个世界的一切设定都是跟这个世界的设定不一样的。而正好,那个世界所设定的优秀和好都是你正好拥有的的特质,那你还会觉得自己很差劲吗?”



“也许不会。”



“所以,想想你都有什么优点,在你批评自己之前,也尝试更完整地看待你自己。比如,也许你可以这样说,我成绩不太好,但是我体育很厉害;我没有什么特长,但是我很善良……这样,你还会得出自己很差劲的结论吗?”



“也许不会……”





仅仅只是通过这样的对话梳理,也许就能发现,我们心中所确信的自我认知——所谓的自卑与自傲情绪,其实并不像我们所想的那样坚实:大多数时候,我们只是被环境所催眠了,而我们又误信了所被催眠的一切。






两个激动人心的“反催眠”故事。



那一个人在环境中应该怎么反催眠呢?



我想,其实我们在现实中可以找到很多这样的资料,这样的人和榜样,有无数的故事已经成功地揭示了人应当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对负向的意识形态反催眠。



电影《美丽人生》中就有一个伟大的父亲圭多,他生性乐观、充满活力,同时也是一个非常幽默的人。由于他犹太人的身份,连同年仅几岁的孩子一同被关押进了惨无人道的集中营。



孩子非常天真,脑海中一片空白,没有许多概念预设,也不曾被负面思维所催眠。



为了保护孩子的一片童真,也为了让儿子不受现实环境的伤害,圭多哄骗儿子,被关进集中营其实是一场游戏。







在这部感人的电影之中,圭多就用自己的方式成功地正向催眠了他的孩子,使孩子心中从未产生“敌人”“仇人”“坏蛋”“被残酷迫害”的概念,他只是相信父亲所说的,认为一切都只是一场游戏。



这一切都缘自于他的父亲出于对孩子的爱,用尽自己的全力,隔绝了孩子了解残酷的现实,



用使人心碎的爱与无畏的力量保护了孩童的纯真。






还有一个真实的故事,同样让人感动。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画家,他自称为“画行者”,名叫郑泰均。







他以亲身经历向人们示范了人应该如何调动自己的正向力量以“驯服负向环境”,而不是让环境催眠了自己,徒增悲伤与烦恼。



有关他事迹的信息缘起大约如下:“几年前,郑泰均刚从巴黎圣母院参加艺术展览,接着回到中国,刚到深圳,却因开摩托车,而触犯了深圳刚刚发布的禁摩令,于是被关进了拘留所,拘留10天。”



不论是凶神恶煞的狱友,还是骚臭满天的厕所,或是没有自由的狭窄空间,都没有困住那种能够自己驯服自己、自然生长的力量。




据一些知情者的记录:“除了电教室看宣传片或者听讲座,吃饭以外,郑泰均把所有的时间用来诵经、打坐。”



“三天后,他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残缺的肥皂,于是他捡起来,用塑料勺子专心致志地雕佛像。”










郑泰均以这样的方式在监狱里度日,可谓是一股狱友们从未见识过的“清流”。大家开始好奇,观察他在做些什么。



其中一名大汉凶狠地问他:“每天打坐、念经、雕佛,有什么用呢?”



他回答:我说有用没用都没有用,除非你自己试一下。”



那天晚上,这位大汉开始跟着郑泰均学习打坐,郑泰均对他念了三遍《心经》后,发现大汉竟然可以打坐很长的时间。



狱友们震惊了。从那时开始,大家都开始叫他——“师父”。







一名吸毒的狱友羡慕郑泰钧的安定自在,由此心生敬意,见到肥皂雕成的佛像,开始相信生命本有奇迹,发誓出狱后戒毒。



另一名狱友每晚都会做恶梦,渴望学会打坐,郑泰均便教他学会放松身心。



若以身份认定论来看,这些狱友似乎都并非“善类”,但是抹去一切身份感,还其本来。



只要生身为人,内心就同样有一个纯净之处,无论是谁,都无二无别。



郑泰均先是活出了自己的这份“大我”的存在感,由此才有力量影响并启发出了周围那些看来极其负面的狱友们。






清除内在信念系统的设定。



当人会感受到屈辱、苦难、不相信自己、自我轻贱,多半,他内心中总归是认同了一些负面的自我概念设定才会如此看待问题。而这世上本来众生平等,没有哪个人需要过度自傲或自卑。



天地人三才,人在天地之间,本来顶天立地。即使是一个风里来雨里去的农夫、一个街边讨生活的小贩、一个清洁工……那些非常平凡的人,也都有其生命本来的珍贵。



可惜,人们过于在意社会系统中“身份认同”。



就像学校里那些因为成绩不好而跳楼自杀的孩子一样,他们没有接收到正向思维系统的熏陶,无法相信自己存在着的价值。



以及生身为人本来的光辉,也没有构建“只要活着,希望总在”的正向人生观,才会导致一时轻率之间就走向了绝路。







几乎每一个具备反催眠能力的人多会拥有以下特质:



1.愿意闻听一切信息,但不愿意很快接受,也不会立即形成固定认知;





2.对万事万物皆有好奇心,愿意敞开体验;



3.更多相信自己的力量,而不是接受外来的身份设定;



4.有自我的意志力,不是风吹两边摆的无立场者;

……



这些特质,其实本来也是每个人类本身所具备的。只是一些人过于认同一些自我设限、自我禁锢的概念,便使得这些特质没有被激活。



只是,当我们过于认同“自己是差劲的”“自己很卑微”这样的负向概念之时,它也会形成一种惯性的力量。





即使偶尔我们能正向自我认知,却不能维持得太久。



因此,回到自然身份的信念设定并不是非常容易的,正向自我确认也是一种能力,是需要长期练习的。







希望未来的社会会更好,更符合一个人人平等的心理设定:


即虽然社会中有不同工种、不同身份、不同任职,但心理上大家却都能体会到自己的价值。



社会的主流声音也认可每一个人特有的个性特色,不存在抬高或贬低某一类身份的现象。



也许,那样的社会来到之时,人们才算真正地心理健康了——没有了自他比较,也就丧失了自我痛苦的根源。

标签:催眠 催眠术
本文网址:
下一篇:没有资料
暂无任何评论
热门栏目: 催眠 | 催眠音乐 | 催眠术 | 催眠曲 | 自我催眠
Copyright © 2012 中国催眠网 版权所有 工信部ICP备案号:冀ICP备110058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