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催眠曲轻音乐 廖阅鹏 催眠音乐 Spa深度睡眠音乐 催眠音频 自我催眠 催眠视频 催眠轻音乐 催眠疗法 催眠曲 催眠 催眠故事 失眠 潜意识 催眠魔术 催眠术 米尔顿·艾瑞克森 自我催眠术 催眠术教程 瑜伽舒眠术

催眠术

 催眠术入门  催眠术教程  催眠技巧  催眠故事大全

催眠讲堂之催眠疗法能缓解肠易激综合征(一)

作者:中国催眠网 来源: 日期:2020-06-23 18:07:23 人气:
艾玛女21岁肠易激综合征我站在英格兰北部的一间小诊室中,一位年轻的母亲躺在病床上,她双手紧抱腹部,剧烈地喘息、呻吟着,惊恐万状。21岁的艾玛金发披肩,戴着银色的项链,育有一子。她的母亲坐在床旁的椅子上,一…
艾玛  女 21岁  肠易激综合征

  我站在英格兰北部的一间小诊室中,一位年轻的母亲躺在病床上,她双手紧抱腹部,剧烈地喘息、呻吟着,惊恐万状。

  21岁的艾玛金发披肩,戴着银色的项链,育有一子。她的母亲坐在床旁的椅子上,一边轻抚女儿的手臂,一边凝视着医生,蓝色的双瞳中透出几分绝望,神情憔悴,仿佛数周没有合眼。

  艾玛侧抱着一只紫色热水袋,手臂的皮肤被烫得红肿,但依旧不愿松开,只是在呻吟中不停地改变姿势来减轻疼痛。她努力地尝试坐在床沿,旋即向前俯身,伴随着粗重的呼吸声,双手掩面。

  “哎哟,”她在呻吟中无奈地道歉,“噢,对不起,它越来越严重,现在真的难以忍受了。”遭受着疼痛、焦虑和腹部收缩感,艾玛就像一位正在分娩的女性。然而,她肚子里并没有胎儿,这种煎熬却日复一日,从未改变。

 

弗拉泽  男  约50岁  肠易激综合征

  我们正在英国的曼彻斯特威森肖医院,对彼得·霍维尔医生的诊所而言,这只是又一个寻常的清晨。在艾玛之后,他接诊了弗拉泽,这名患者年近50岁,早些年被诊断为扩张性心肌病。正是这种心脏疾患使他父亲40多岁就不幸去世,而现在,弗拉泽的心脏也在迅速衰竭。

但这并非他就诊的原因。他表示自己完全能应对心功能不良带来的种种,即使最坏的情况发生,植入式除颤器也可以挽救他的生命。实际上,令他感到沮丧和绝望的罪魁祸首是持久而无法控制的腹泻。弗拉泽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显示的是一条脏兮兮的牛仔裤,他向霍维尔讲到,自己当时正参加一个派对,可该死的腹泻让裤子变成这样。他不得不始终贴墙站着,直到所有人都离开。

 

吉娜  女38岁  肠易激综合征

  接下来是38岁的吉娜,她第一次来到这家诊所。“请描述一下你的病情。”霍维尔说,随后吉娜讲述了大约半小时。从18岁生下女儿那天起,她就始终遭受着腹痛的折磨。最初,没有人清楚这究竟是胃肠道问题还是妇科疾病。她在27岁时接受了子宫切除手术,随后又接受了多次肠道手术,而症状却一次次恶化。现在她患上了严重的便秘,每日服用十余种不同的药物,包括泻药和强效止痛剂,可依旧无法解决问题。除非使用利多卡因凝胶配合一套灌肠设备,否则她数周都无法排便。

  她还患有后背和肩膀的烧灼痛、偏头痛和胃疼。疼痛使她无法入眠,筋疲力尽。她整日工作,以求全部精力都被占据,不再关注其他的事。她决心自食其力,而不是依靠政府福利生活。“我想告诉我的女儿,应当做些什么。”她平静地请求霍维尔切掉她的结肠,“如果结肠切除术可以根治我的腹痛,我愿意接受手术。”

 

  艾玛、弗拉泽、吉娜罹患的都是肠易激综合征。肠易激综合征因被认为与心理相关而常被忽视,也被认为是一种生活妨碍,而非生存威胁。但从霍维尔诊所的这个早晨就足以看出,这种状况完全可以摧毁人的一切。

  全球大约有10%-15%的人群经受肠易激综合征带来的疼痛、腹胀、腹泻和便秘。传统治疗往往只能提供有限的帮助,诸如医生给予生活方式建议(饮食和运动方面的建议)或者开泻药、肌松药或抗抑郁药等,但对许多患者无效。

  类似于慢性疲劳综合征,肠易激综合征也是一种“功能性”紊乱,这意味医生在肠道诊断检查中,不会发现任何器质性改变。与慢性疲劳综合征患者一样,肠易激综合征的患者时常认为自己没有被认真对待。

  “我宁愿自己的问题是‘腿部骨折’,它在6个月内将会痊愈,到那时我就彻底摆脱了它,”吉娜说,“人们可以看到我腿上绑有夹板,明白这就是我的健康问题。而对肠易激综合征,旁人总是无法理解。”

  霍维尔是一位肠易激综合征领域的世界级专家,他认为这些诸多无法解释的疾病,可能反映了医学的不足,在未来,这些症状可能将被确认有生物学基础。但是现在,他说,患者们总是会面对这样的医生——用术语“功能性”解释一切,却恰似一种隐晦的侮辱,同时暗示患者只需要自己振作起来就能康复。“他们的医生往往表示所有疼痛都是患者自己想象出来的。”霍维尔解释道。

  霍维尔身着长裤和衬衫,体形修长,打扮潇洒,深褐色的头发中夹杂着几缕灰发。他的口音十分优美,但有时夹杂几句文雅的粗话,他也曾因某位患者对此抱怨而受到责难。当然,大多数时候,患者似乎愿意接受他直来直去的性格和幽默感。

  当霍维尔在20世纪80年代成为一名消化科医生时,他因肠易激综合征患者的困境而难过,深感医疗界没能履行对这些患者的责任。大多数医生仅仅做出了诊断,之后即对他们不闻不问。与他们不同,霍维尔决定寻找帮助他们的方式。他曾读到过催眠是一种放松肌肉的绝佳方法,于是想探求它是否也可以帮助放松肠道,随后他参加了催眠培训课程。完成培训后,他尝试着催眠自己的秘书。“她几乎从椅子上掉了下去,”他说,“看起来还挺有效的。”

  催眠所带来的意识恍惚状态几乎和人类的存在时间一样长,并且仍流传在世界各种传统文化中。为了治愈肚子里沸腾般的疼痛感,卡拉哈里人一直保留着舞蹈治疗的仪式:西藏的小伙子们会和着鼓点跳舞,同时在面颊、舌头和后背插上针和钢丝——他们显然没有感觉到疼痛和伤口出血。催眠的现代历史,通常被认为开始于18世纪,源于一位名叫弗朗兹·梅斯梅尔的奥地利医生,催眠后来成为唯物主义和科学的敌人。

  梅斯梅尔编造出一种神秘的液体——“动物磁”,它流经并连接所有活着的事物。他声称,当这种液体受阻时人们就会生病,而通过让它适当流动,他可以治好所有种类的疾病。起初,他使用磁铁来操纵这种液体,最后他只是挥动手掌来引导它“穿过”患者的身体——这也是当今许多舞台催眠师使用的夸张手部动作的起源。他的患者受困于瘫痪、失明等各式疾病。典型的过程则表现为,随着治疗的进行,患者变得越来越焦虑,直至出现惊厥或昏倒;而当他们苏醒过来时,便声称自己被治愈了。

  在巴黎工作期间,他吸引了数量巨大且忠实的顾客,催眠术也成为最前沿的时尚。成组的患者(多为女性)坐在巨大的木管上,当中填充水和铁屑。医生在周围走动,通过双手在他们身上摩擦,触发歇斯底里的痉挛。

  巴黎传统的医生厌恶梅斯梅尔,据称是因为此方法的伦理问题,而不是因为抢走了他们的生意,同时,他们迫切想败坏梅斯梅尔的名声。1784年,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召集了一组顶尖的科学家评价梅斯梅尔的技术。其成员包括本杰明·富兰克林,当时是驻法国宫廷的美国大使;还有安托万·拉瓦锡,他发现了氧气,通常被尊称为“现代化学之父”。

  这个小组使用了静电计和指南针,却没有发现梅斯梅尔所宣称的磁场的任何踪迹。治疗师们也无法“磁化”他们自己或者科学学会的成员。于是,拉瓦锡设计了一连串精妙的实验,来证明梅斯梅尔所谓的疗效是捏造的。在一项测试中,梅斯梅尔的一位同事磁化了花园中某一棵杏树。随后一名志愿者被蒙住双眼,让他依次拥抱一排树,但是没有告诉他究竟哪棵是被磁化的。看上去每棵树都对他产生了影响,他的症状越来越严重,以至于拥抱第4棵树时,他崩溃了,然而催眠师只磁化了第5棵树。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有某种液体存在,”富兰克林在关于梅斯梅尔的报告中写道,“这种磁化手法只是一种提升人们想象的把戏。”

  委员会的巧妙调查提供了一种临床试验模型,它构成了现代医学的基础。正如我们在本书前面看到的,科学家检验一种治疗是否有效,是通过与一种“虚假”的治疗或安慰剂进行比较,此时受试者对所接受的治疗方法是“盲”的,就如同刚提到的男青年在杏树园中那样,没有人告诉他哪棵树被“磁化”了。这项工作被尊称为循证医学领域首创的成功。

但是,正如对照试验往往会导致医生忽视安慰剂的疗效,也许国王的委员会也犯了相似的错误。他们的确拆穿了梅斯梅尔的磁性液体骗局,可就因为这一治疗仅依靠暗示治病就将其视为垃圾而完全抛弃,他们是否错过了一些真正有治愈力的东西呢?
标签:催眠 催眠术
本文网址:
下一篇:没有资料
暂无任何评论
热门栏目: 催眠 | 催眠音乐 | 催眠术 | 催眠曲 | 自我催眠
Copyright © 2012 中国催眠网 版权所有 工信部ICP备案号:冀ICP备110058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