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催眠曲轻音乐 廖阅鹏 Spa深度睡眠音乐 催眠音乐 催眠音频 自我催眠 催眠轻音乐 催眠疗法 催眠视频 催眠曲 催眠 催眠故事 失眠 潜意识 催眠魔术 催眠术 米尔顿·艾瑞克森 自我催眠术 催眠术教程 瑜伽舒眠术

催眠术

 催眠术入门  催眠术教程  催眠技巧  催眠故事大全

催眠讲堂之催眠状态脑机制的研究进展

作者:中国催眠网 来源: 日期:2018-05-28 22:09:33 人气:
本文回顾了近年来运用神经心理学、脑电图、事件相关电位和功能性脑影像研究催眠过程脑机制的最新进展。神经心理学研究多项研究(Nordby,1999;Sheehan,Donvan,MacLeod,1988)在催眠前后进行了Stroop颜色命名任务(Stroop…
本文回顾了近年来运用神经心理学 、脑电图 、事件相关电位和功能性脑影像研究催眠过程脑机制的最新进展。
 
神经心理学研究
 
多项研究(Nordby,1999;Sheehan,Donvan,MacLeod,1988)在催眠前后进行了 Stroop 颜色命名任务(Stroop color-namng task)测验 [3,4] ,发现个体在催眠状态下执行任务的精确性下降、反应时延长,高催眠感受性个体比低感受性个体更明显。
Kallio等(2001)也发现催眠状态下 Stroop 作用有增强的趋势[4]。
但另一些研究中没有发现在觉醒或催眠条件下存在差异(Kaiser等,1997;Nordby, Hugdahl,Jasiu2kaitis, &Sp iegel, 1999) (查原文中关于“或”的表述 )。
Kallio等 (2001)发现催眠状态下个体的字母归类的语词流畅任务(wordfluency to letter - designated categories)成绩下降 [4] ,且高感受性个体比低感受性个体更明显。Gruzelier和 Warren(1993)的研究报告也有相同的发现。
 
催眠神经心理学研究的结果不尽相同。
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原因之一可能是缺乏标准化的挑选被试的方法。不同研究者所用的催眠感受性量表不完全相同,对高、低催眠感受性个体进行分组时所采用的标准也不一致 ,一些研究者采用了更严格的标准。此外,研究的样本含量通常偏小,导致检验效能不充分 [4]。
 
脑电图研究
 
许多研究发现,个体在催眠状态下θ波增加,振幅增加,高催眠感受性个体比低感受性个体更明显。
金艳琴等(1994)[5]测定33例神经症患者在清醒及催眠状态时的脑电图,发现在催眠状态下α频率变慢、振幅降低、持续时间缩短;出现δ及θ波节律,频率更慢、振幅更高;β波频率增快、振幅增高;基本节律发生改变 ,顶枕区改变更常见。金艳琴等认为,催眠状态的脑电图不同于睡眠与清醒时的脑电图,而是独具特点 。
 
Graffin等(1995)发现[6],个体在催眠诱导过程中皮质后部的θ波明显增加。Sabourin等(1990)发现催眠暗示 ,在催眠诱导过程中两侧半球的额 、中央和枕区θ波增多,高催眠感受性个体在多个脑区(额、中央、顶和枕区)增加的θ波比低催眠感受性个体更多。Crawford(1990)也发现进入催眠状态后个体的高波幅θ波 (5.5~7.5 Hz)增多[2] ,且高催眠感受性个体比低感受性个体在额、颞、顶和枕部的θ波明显更多。De-Pascalis等(1998)发现在催眠状态下个体的θ波(4~6 Hz)振幅增加[7],且高催眠感受性个体在两侧额区及右后区的振幅比低感受性个体更高。
 
事件相关电位研究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 ,事件相关电位( ERP)被认为是研究人类心理活动的一种客观有效的方法。近年来一些研究者通过测定催眠状态下视觉和听觉刺激对ERP的影响以及躯体感觉改变时 ERP的变化 ,来研究催眠状态下大脑的变化 。
Jasiukaitis等 (1996)对 22个高催眠感受性个体进行一项视觉ERP测试[8]。结果显示,催眠阻断( hypnotic obstruc2tion)减少了右半视野刺激引发的P200成分,但左半视野刺激的P200没有受到影响;催眠阻断还减少了早期的P100和N100,但在两个视野中没有差别;催眠阻断对P300的影响不明显。
 
Jasiukaitis等认为,右半视野左侧半球 P200的减少提示 ,催眠阻断对ERP作用存在左侧半球优势。Barabasz等(1999)让被试在觉醒状态和催眠警觉状态(alert hypnoticstates)下完成相同的测试[9],并在催眠状态下测定了阳性阻断指令和阴性删除指令(positive obstructiveand negativeobliterating instructions)对视觉和听觉事件相关电位 P300的影响。研究发现,当高催眠感受性个体体验到阴性幻觉(negativehallucinations)时 ERP波幅增加 ,体验到阳性阻断幻觉 ( positive obstructive hallucinations)时 ERP波幅降低 。 这种变化与低催眠感受性个体不同 ,也与高感受性个体在觉醒想象状态时的情况不同。
 
Barabasz等认为如果严格挑选被试的催眠感受性,在时间上把反应与事件联系起来,就会出现可靠的催眠生物学标记。为了验证这一提出的假说,Jensen等(2001)进行了重复研究[10] ,得到了相同的结果。Jensen等认为,研究结果支持催眠诱导引起了特殊的心理生理反应的观点,这种反应是低催眠感受性个体在觉醒状态进行想象或力图模仿催眠反应时不会产生的,也不能用心理社会或角色扮演来解释 。
 
另一些研究发现,催眠状态下的感觉变化影响到一部分受疏忽和意图影响的 ERP波形[11],尤其是视觉和躯体感觉的催眠性阻断幻觉(如催眠性止痛)引起了ERP早成分( P100)和晚成分 (P300)波幅的下降。有些研究比较了选择性疏忽视觉刺激 (注意于另一视野 )与催眠性阻断幻觉对ERP的影响,结果发现,选择性疏忽引起前部视觉事件相关电位波幅增加,而催眠性幻觉导致枕部皮质的ERP波幅下降。近来的研究明确了在催眠性感觉变化时有注意相关成分的下降(如 P100) ,而与注意无关的成分 (如 P200)则没有下降。这一发现意味着催眠性感觉变化与简单的忽略刺激是不相同的。
 
一项转换障碍患者的躯体感觉事件相关电位(SERPs)研究发现[11] ,给予躯体刺激后,在140毫秒出现了特征性信号(即N140)。假设这些病人确实经常监控受到影响的身体部位或某一侧躯体,那么应得到障碍侧的N140增强和无障碍侧 N140正常的结果。研究发现,在催眠状态下给予障碍侧感觉和功能恢复正常的暗示之后,多个被试原来存在的N140振幅差异消失。但是,如果病人没有作好放弃症状的准备,研究者允许他们带着缺陷从催眠状态下清醒过来时,这种正常化就消失了。结果提示,催眠引起的感觉改变确实引起了相应的ERP改变。
 
Kallio等(1999)测定一个高催眠感受性个体在正常休息状态和催眠状态下的听觉ERP非匹配负波(the mismatchnegativity,MMN)成分[12]。MMN被认为是反映刺激序列变化的注意前区分(preattentivediscrim ination)的成分。 结果显示,与正常休息相比催眠时MMN明显增大,提示催眠引起了大脑信息过程的改变,这种改变在早期的注意前水平就发生了。因此,Kallio等认为催眠可能是一个意识改变状态,在这个状态下,自动的听觉识别过程提高了,但个体参于注意定向的能力似乎下降了;自动定向机制与注意集中之间没有联系可能是专注的神经认知基础,是催眠状态的特征 。
 
催眠过程中ERP的特点是一个活跃的研究领域 ,目前的研究结果尚不一致 。 不同研究者选取了不同的刺激种类,测定的 ERP成分也不尽相同 ,但一致的发现是,催眠过程中确实存在ERP的改变,而且这种变化不是觉醒时想象和简单的忽略所能产生的,研究结果支持“催眠是一种意识改变状态”的观点。
 
功能性脑显像研究
 
对活体脑进行扫描的功能性脑影像技术提供了直接观察催眠时大脑活动的方法。功能性脑显像的研究支持催眠和非催眠状态存在不同的脑活动的观点。
 
Lou等(1999)的一项 PET研究比较了个体在觉醒休息状态与催眠状态时的脑活动[13] ,发现主要在前额结构 (背外侧、眶额和前扣带回等)存在差异 ,其它涉及执行注意的区域(左顶和顶下小叶、纹状体、丘脑区域、小脑半球和小脑蚓部等 )也存在脑活动的差异。Szechtmant等(1998)进行了一项PET听觉催眠研究[14],这项研究把催眠状态下高催眠感受性被试的主观体验与反映感知改变的PET测量联系起来。研究者在4种条件下监测高催眠感受性个体的脑活动:觉醒休息状态;听到录音磁带上的声音说“那个男人不是经常讲话,但当他讲话时,值得听一听他在说些什么”;想象再一次听见这个声音时;告诉被试再播放一次录音但实际上并没有播放,而他们体验到听幻觉时。研究发现,大脑右前扣带回皮质的活动在被试出现听幻觉和实际听见声音刺激时是相似的;当被试想象听到声音时 ,前扣带回活动明显下降 。
 
Rainville (1999)等比较了正常休息状态、单纯催眠放松状态和催眠止痛暗示过程中的局部脑血流(rCBF)和脑电活动[15]。结果显示,催眠时双侧枕部的 rCBF显著增加, EEG的 delta活动增加,两个指标之间存在高度相关。此外 ,右侧前扣带回尾部和双侧额下回也有rCBF增加;而在右侧顶叶下方、左侧recuneus和扣带回后分,存在与催眠有关的 rCBF减少。催眠止痛暗示引起了左侧额叶皮质更普遍的 rCBF增加。而且 ,顶叶中分和侧后分皮质显示出与止痛暗示有关的增加,这与催眠相关的减少有部分重叠。Rainville等分析,枕部的rCBF和delta活动增加反映了与警觉下降有关的意识改变,并可能促成视觉想象;与感觉改变暗示有关额叶的rCBF增加可能反映了暗示、工作记忆和涉及知觉体验再解释的自上而下加工( top - down p rocesses)的言语中介作用。研究结果提示与催眠状态和[2]过程有关的特殊脑活动方式,支持催眠状态理论。
 
Raz在近期所写的《 催眠神经科学:临床与认知研究中的对话 》综述中指出[1] ,新的PET资料显示催眠涉及到觉醒和注意的脑结构的活动 ,脑干血流与放松呈负相关而与专注呈正相关。这提示,丘脑皮质的觉醒和注意网络在催眠效果中的作用。郑直等(2005)[16]对6例健康正常人在催眠前后应用脑18F-FDG PET显像 ,发现催眠静息状态脑葡萄糖代谢不同于清醒安静状态 ,催眠静息状态存在神经生理基础 。
 
小结
至今为止,有关催眠过程的 EEG、ERP和功能性脑显像研究显示,催眠状态下大脑发生着变化。催眠状态下个体的脑电图theta波增多,波幅增加;个体体验到阴性幻觉时,视觉事件相关电位 P300的振幅升高,体验到阳性幻觉时P300的振幅下降;催眠过程中 MMN明显增大;催眠时脑的某些区域血流增加。这些变化不是由简单的忽略、想象、伪装等可以引起的,研究结果支持催眠状态是一种特殊的意识改变状态的观点 。
标签:催眠 催眠术
本文网址:
下一篇:没有资料
暂无任何评论
热门栏目: 催眠 | 催眠音乐 | 催眠术 | 催眠曲 | 自我催眠
Copyright © 2012 中国催眠网 版权所有 工信部ICP备案号:冀ICP备110058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