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催眠曲轻音乐 催眠音乐 廖阅鹏 Spa深度睡眠音乐 催眠音频 自我催眠 催眠轻音乐 失眠 催眠 催眠曲 催眠疗法 催眠视频 催眠魔术 潜意识 催眠术 催眠故事 米尔顿·艾瑞克森 瑜伽舒眠术 催眠术教程 催眠软件

催眠术

 催眠术入门  催眠术教程  催眠技巧  催眠故事大全

催眠与放松的那点事(个人亲身经历)三

作者:中国催眠网 来源: 日期:2016-04-16 18:49:36 人气:
接着上一期讲:011.语气与放松不同于故事里的各种主人公,我没有天生神力,也没有隐藏血统。没有在血量仅剩10%的时候才能发动的被动技...

接着上一期讲:


011. 语气与放松


不同于故事里的各种主人公,我没有天生神力,也没有隐藏血统。没有在血量仅剩10%的时候才能发动的被动技能,也没有被变异昆虫咬到产生的基因突变。

想要从第一次的凄惨经验中矫正自己的方法,我需要一点点思考和一点点小工具。

这个小工具没有任何外挂工具的作用,我们平时就好常用的。

我下载了一个独立的秒表软件。是那种能悬浮在桌面上的小窗口,在我看着视频对面的引导对象时,也能一起看得到的那种小家伙。背景是紫红色的,看起来很活泼。

点击“开始”,数字就开始蹦哒蹦哒蹦跶。秒数可以读到小数点后两位,不过我不需要那么精确。

结合课上指导,我对自己下了一个限制,在每引导一个注意部位之间,停顿5秒。不多不少,就5秒。



为何是5秒?

下面,大家看着这段文字的时候,自己做个感受实验。在看到每个部位的名字的时候,请集中注意感受自己相应部位的存在,在确定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到相应部位后,切换到下一个文字提到的部位。

感受左手掌心。

感受自己的额头。

感受自己的鼻尖。

感受自己左脚在的地方。

感受自己的后背。

做好了吗?

发现没有,如果要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一个部位,在做下一个切换之前,至少需要的时间,大概就是5秒。

可能有一些朋友觉得5秒太长,那么要不就是注意力还不够集中,要不可能是少数的朋友确实感官极度敏锐,可以用很短的时间进行高度集中-切换的步骤。在此就不提及这种小概率事件。

好,那么注意了停顿之后,我的引导是否能成功吗?

其实,成功与失败的说法有点问题。我相信的一句话这样说:“催眠没有成败,只有反馈。”

催眠不像数学题,没有一个完美的绝对的答案。感受是非常主观的,面对同一种东西,我们的内心也会勾勒出万千形象。就像那句名言:“一千个读者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面对相同的引导,不同的人之间,更是会产生巨大的差异。

这不是说催眠师可以为所欲为地在界限模糊的地图上狂放烟雾弹。就我现在处理的问题来说,如果一个催眠师的技术尚可,那么都会将受试者带入放松、舒适的状态中。但是彼时我的水平,距离“尚可”还很遥远...

跑题了,绕一个小圈,再跑回来。

心心念念地掐着表,总算做完了引导。视频对面的同学也没有很烦地睁开眼睛,我的引导,似乎初步见效了?


敬听下回分解~

然而并没有。

“并不十分舒服。”视频对面的同学皱眉挤眼,身体前后摇晃,把一种叫作“差评”的东西体现得好完美。

但是这位同学好像也没说为什么不舒服。我回忆自己的引导过程,中间的停顿都严格地遵照了5秒的间隔。

我对这种反馈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我听到自己的引导录音。

对了,我没说,我在进行每一次引导练习的时候都会录音。虽然听到自己很糗的引导过程,在一定程度上对精神有一种折磨感,但是这是十分必要的。

因为大多数时候,当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脑子里啥也没有。就算有,大概也就是在想下一步要说出的内容。我们平时,对于自己是如何说话的,完全不知情。

录音的作用就在于此。

首先,是骨传导的问题。简单来说,我们平时听自己说话,和别人听我们说话,音质是完全不同的。这是由于我们听自己说话的时候,声音不仅通过空气传到耳朵里,还通过我们头骨的振动直接被接收。而其他人听到的声音,完全由空气传播。所以,自己听自己的录音,有一种很微妙的差异感。

像我听自己的录音,会觉得声音更加尖细,比我自己听到的音质要幼稚很多。

还有一个问题,也是最要命的,语气问题。由于时刻注意着说话不要太快,我的神经绷得有点紧张。

我的每一句话,都以很冲的语气开始,在命令的语气中进行,最后急刹车一样地结束。为了让各位感受一下我的高度紧张语气,我的引导大概可以用这样一句话表示:
小明!今晚、再不做作业、就、等着回家挨打!

匆忙的开始,生硬的停顿,紧张的气氛,而后戛然而止。再加上比自己所认为的要尖细得多的声音,这个录音在重放的时候,真是让我酸爽不已。

也难怪放松引导的效果不好。这种语气,实在连安全感的边边都没有摸到。


我在说话的时候,恐怕是后背绷得笔直,双肩非常紧张地僵硬,脖子前倾,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吧。因为听到录音的时候,我不自觉地就做出这些动作了。

如此好歹是找到了这次效果不佳的主要原因。

问题是,我从来没意识到过我说话是这样的!如果我平时和大家说话的时候,每一句话都让接收人感到无形的紧张,就算在催眠之外的领域,对人对己,都是一种损害。

于是我开始尝试改善自己的引导语气。

就从日常生活中开始改变。

012. 语气3.0

鸡汤说,如果想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第二好的时间是现在。我深以为然。

想改善自己的引导语气,首先在日常生活中就要开始注意说话的方式。

我平时说话并不生硬,但是语速很快,结尾收音很短促。这并不是一个适合引导的说话方式,有的时候,确实会给人带来不必要的紧张感觉。

不知道大家在平时的交谈中有没有注意过,我们在与不同人交流的时候,语气是非常不同的。
与幼儿说话的时候,语气一般又柔又缓,还要配上比较夸张的特效表情。与长辈说话的时候,声音会变轻,整体收敛而稳定(并不包括如果你不吼就什么也听不到的爷爷奶奶们)。与轻视的人说话,后部发音变重,话像是被扔出来一样。我们在平时的社交中,就会这样自觉或不自觉地切换自己的说话方式。

同时,我们在听到不同的语气的时候,也会有相当不同的感受。一般来说,语气柔和,整体速度均匀、适中的说话方式,是最容易被接受的,不管发言者传递的是什么,大家第一反应大概是“感觉听起来很舒服,至于内容留给理智去思考”。这样的语气,不论是在超市推销牛奶,还是去学校教书,大概都是很合适的。因为人们对于这样的语气,第一感受是“愿意去听”。反之,一些人说话断断续续,语音忽大忽小,就给人不安定的感觉。很小的问题,给这样的语气一说,就给人非常不必要的焦躁感。

在这样一个“好多人都刷牙并且用着并不方便的洁牙用品”的情况下,1945年,在美国的一个歪果仁发明了这样一种神奇的物品:含氟牙膏。

巨大的市场,简便的使用方法,整齐的外观,创新的产品,今天大家都在用。

当时是这样的:基本没人买。即使牙膏有着非常多的优点,使用牙膏的歪果仁还是非常、非常地少。牙膏在当时就相当于现在的一些“概念商品”,围观群众很多,应声者寥寥。

这愁坏了牙膏的开发者:明明效果很好,清洁、杀菌、防蛀牙,比你们现在用的那些玩意儿强多了,怎么就没有人用呢?

再发愁也没用,该做的广告都做了,把产品的效果解释的已经很到位了,消费者还是不买账。

后来,这些歪果仁往牙膏里添加了另外一种(现在是几种)与实际清洁效果完全无关的成分,牙膏才开始打破市场僵局,或者说,完全替代了全世界各族人民的洁牙用品,沿用至今。

这个成分叫做“薄荷”,它在牙膏中唯一也是最重要的功能是让人“感觉口腔变得清洁”。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接近生活的“感觉指导人做出决定”的一个小小的栗子。

跑题跑了一大圈,接下来讲讲我改造语气的经过?

算啦,今天的茶水也喝没了,那就明天再讲。

在这样一个“好多人都刷牙并且用着并不方便的洁牙用品”的情况下,1945年,在美国的一个歪果仁发明了这样一种神奇的物品:含氟牙膏。

巨大的市场,简便的使用方法,整齐的外观,创新的产品,今天大家都在用。

当时是这样的:基本没人买。即使牙膏有着非常多的优点,使用牙膏的歪果仁还是非常、非常地少。牙膏在当时就相当于现在的一些“概念商品”,围观群众很多,应声者寥寥。

这愁坏了牙膏的开发者:明明效果很好,清洁、杀菌、防蛀牙,比你们现在用的那些玩意儿强多了,怎么就没有人用呢?

再发愁也没用,该做的广告都做了,把产品的效果解释的已经很到位了,消费者还是不买账。

后来,这些歪果仁往牙膏里添加了另外一种(现在是几种)与实际清洁效果完全无关的成分,牙膏才开始打破市场僵局,或者说,完全替代了全世界各族人民的洁牙用品,沿用至今。

这个成分叫做“薄荷”,它在牙膏中唯一也是最重要的功能是让人“感觉口腔变得清洁”。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接近生活的“感觉指导人做出决定”的一个小小的栗子。

跑题跑了一大圈,接下来讲讲我改造语气的经过?

算啦,今天的茶水也喝没了,那就明天再讲。

然后让内化的东西,成为自己的一种表达方式,一个完整的学习流程就初步完成。之后只需不断地完善即可。

所以第二天的零碎时间我全部用来做一件事:听录音。

录音是事先下载好的催眠录音,由培训的教师制作,所以没有与已知经验不协调的部分。我关注的问题仅在一个方面:说话方式。

当然,这里也有很多可说的。包括:速度、停顿位置、每一句中的速度变化、结尾语气处理,等等。不过说白了我在做的就是:学习别人的说话方式。

对面的人如果看到我,八成会看到一个塞着耳机,双眼无神,喃喃自语的可疑人物。该人物时不时作皱眉状、沉思状,口里时不时“哎?哦!”数声,然后继续碎碎念叨,发出一些正常人类听不太懂的声音,看起来非常适合送往全国闻名的四平精神病院。

这种行为大概持续了一天左右,然后我停了下来,给自己无意识的部分消化的时间。

之后的一两天里,一个被我叫做“语气3.0”的东西,逐渐成型。

013. 思考的两个房间与晒太阳的老太太


之前说到了,要给自己无意识的部分消化的时间。


平时如果需要进行很集中的信息的处理,比如说去了解一个从来不熟悉的领域,或是深刻习得某种技能,我会用两种方式来使用自己的思考能力,用比喻来说,就是在内在的两个房间中思考。


听起来很厉害似的,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无意识地使用这两种方式。只不过意识到了自己的使用方法,让事情更加有效率一些。


两个房间,一个小,一个大。


小房间每一面墙上有密密麻麻的格子和箭头,把手头的信息逐个按照位置贴上去,期间按照逻辑关系精细地整理。把大块的信息拆开分解成更小的信息,小信息的注解贴在旁边,然后通过不断地分解、联系,形成一个精密的清晰的信息网络。


小房间里的工作是迅速、连续的,适合处理比较少的信息。比如说猜一个谜语,或者神侃娱乐八卦,或者学习怎么制造一个锤子。


当需要学习一项比较复杂的技能,或者形成一个信息体系的时候,我更倾向于使用大房间。

大房间有一大片空旷的地板,我会先使用小房间把一些信息单元加工成半成品,然后直接扔到大房间的地板上。随着信息的不断堆入,大房间的地板上会越来越乱,东西这一片,那一片,乱七八糟,毫无秩序。


然后我把这滩东西就那么扔在那里,自己去干点别的。等过个一两天,甚至一个星期,再回来处理的时候,很多联系、理解会自然地浮现出来。而后重复这个步骤,或者用小房间进行精加工,就会快很多,效果也好很多。


大房间没有墙壁,它四周只有黑暗。那是我意识之外的区域,但是在那里我们时刻进行着潜意识的活动,它们都是非常勤劳的好员工,它们是永不停止的。


这些家伙在1865年帮助凯库勒发现了苯环的结构。这些家伙是你每一个闪现灵光的始作俑者。


我非常信任它们。

后来我听说,这种方法类似于一种叫作“分散学习法”的东西,可以让人更有效地了解新的知识。


话说回来,通过连续录音的模仿与拆解,一种新的语气应运而生,首先我使用的是一个我称为“语气2.0”的“缺陷产品”。


这种语气是这样的:这几乎是一种可以直接用于放松引导的语气。每一句话以非常轻柔的方式开始,在句中语气较为缓慢而匀速,最后的尾部有着明显的拖音。


新语气的实践,从工作中开始。

具体来说,是当一个需要我解释某件事情的同事G向我走来时开始的。


同事G需要我解释一个方案,这意味着我需要说的话比较多。一般正经话太多的时候,我们的神经会比较容易感受到疲惫。


我在前三句话内,十分快速地切换成了语气2.0,一边念叨着那些需要解释的东西,一遍默默观察同事G的反应。


这是录音中语气的完全模仿。与我平时的说话方式有天壤之别。所以我比较担心我这样开始说话后,G会直接跳起来。


然而并没有,G的注意力一开始就集中在我说话的内容上,对于我语气的改变并没有什么反应。


而且,我发现这种语气有着明显的耐心加成的功效。在整个令人疲惫又紧张的解释过程中(我解释的是一个G将要进行的比较重要的工作方案。),G专注地听着我的话语,而面容明显转变成了比较柔和的样子。解释完成之后,我的语气也没有遭到G的吐槽(抬手擦汗状)。

望着G渐渐远去的背影,我有点不太确定。到底是我过渡得比较自然,让G的注意力完全交集中在了讲解内容上,还是我压根就没有成功地转变语气?


接下来,由于我接连遭到了周围听众的吐槽,摸头试体温以及怀疑是否受到了大的刺激导致人格分裂,我判断是情况符合前一种假设,可喜可贺。


而周围听众普遍认为,我说话“突然间变得温柔得令人十分不适”。真是个没礼貌的说法。


不管怎么样,从各个方面的反馈里,我知道了几个事情:

1. 如果人们正在努力地理解你说出的内容,那么可能他们不会发现语气的平顺改变。


2. 通过模仿录音中的语气,可以潜移默化地改善谈话对象的紧张状态。


3. 这种语气有降低焦虑感、延长耐心的效果。但是不知是否适用于任何种类的人。


4. 尽管习惯了我日常说话方式的人觉得很突兀,但是他们也承认这是一种非常温柔的语气。


5. 但是恐怕与平时语气的差异过大,这种语气不能直接应用于日常生活中。

于是,我进行了一些调整,又是一段时间的双眼无神,念念叨叨后,语气3.0应运而生。这是一种综合我平时的语调与2.0语速特点的语气。


改善之后,新的语速整体比我平时语速慢一些,改善了一些断句的顿点,在每个顿点有一个略微拖得久一些的发音。语调在一些微妙的地方,降了半度左右。


然后继续尝试,期间不停进行了细微的调整。


那几天持续的“异常行为”还是被同事A敏锐地捕捉到了,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竖起了右手的食指,打算要开始说什么。

我觉得她应该是想说:“我觉得你该吃药了/吃错药了/忘记吃药了。”


她说:“我觉得你今天说话好像老太太哦!”


哦,原来是像老太太,不是像精分患者。大概算是好消息。


但也说不准,这句话的信息量其实还蛮大的:可能是慈祥,也可能是吐字不清,也可能是语速过于缓慢,也可能是听起来很痴呆。


我想了想,问她:“你觉得是像什么样的老太太?”


“像在小巷子里坐着,晒着暖暖的太阳的老太太,语气特平静的那种。”


哦,我自己理解一下,好像是说我说话听起来有种和平日不太一样的平静、放松的感觉?


哎?不错哦!


也是这种语气,在下一次课的对练中,让我首次听到了比较正面的反馈。


014. “感觉想要呆在里面!”——小抄与初次的正面反馈


在接下来的一次课后,我照例去找对练的同伴。


不知道是为什么,那天晚上的网速非常不稳定,导致在上课的时候,就掉线了两三次。这是个很头痛的问题,因为我需要比较流畅的网速来进行视频链接。在看到受试者的情况下,给予语音引导。


结果那天晚上,由于几个同学的网速和我一样糟糕,我与两个同学进行了语音链接。


可谓月黑风高催眠夜,忐忐忑忑,战战兢兢,凄凄惨惨戚戚。

我是今晚的实况解说予某,接下来在这里为大家做一下本场对决的形势分析:


基本布局为语音链接一对二,引导者予某前期战绩可谓凄惨,基本没有给受试者带来过放松的感觉,其已知攻击力几乎相当于拿着扫帚当枪使的小步兵。但是由于予某更换了新的引导语气,不知会不会给这次的对决带来希望?


一方面,这会令我看不见受试的同学,这样我就只能凭感觉来估算下一步说话的时机。但是,反正当时的我也没有“因地制宜”这种高级技能,所以反而收缩了我的注意范围,让我能更注意地进行引导。


另一方面,不需要看着对方,就意味着我可以看着“小抄”。当天我准备了一个自制的“小抄”,写在Word里的电子版,上面记了引导的关键词啊转折点啊什么的。这个东西听起来非常地矬(cuo,二声,形容身材短小,容貌丑陋。百度结束),但是非常的有用,就像内增高鞋垫一样,有着提高士气、增加攻击值、以及“看起来很美好”的加成作用。


小抄能加强引导的有效性,最重要的是,能够降低引导词不足对于语气改善的干扰。此次引导我最想尝试的,主要是这个改善过的语气。


我在对练中排到了最后一个,首先对其他人的引导进行了反馈,而后迅速将语气切换。从调整身体姿势开始,到初步呼吸引导,新的语气已经就位。大摇大摆地将小抄最大化,此次引导正式开始。

“5秒小助手”计时器默默在电脑屏幕上方闪烁,耳机的彼方非常安静,为了避免干扰,接受引导的一方会把麦克关闭。所以我只能听到自己这边的声音。


我轻轻地说出每一个引导放松的部位,而后等待,语气正在变得越来越轻柔,像是掉入奶油里的一颗栗子那样在慢慢地减速。


窗外时不时略过汽车经过的声音,路灯的光线非常昏黄。我甚至落入了一种时间变得缓慢的错觉中,但是计时器依然如故,紫红色的界面提醒我时间仍在匀速流逝。


终于,小抄中第一部分结束了,理论上来讲,受试者应该已经陷入了初步放松的状态。


然而我并不知道,耳机对面一片寂静,连呼吸的声音都无。

我进行着最基本的计数深化,从1数到5,每数一个数,受试者的身体就会进入到更加放松的状态当中。缓慢地过了一遍之后,我将语速再下降一阶,重复了这个过程。

 


读着这篇文字的你,可能对这些并没有一个感想。这里我们也可以做一个最基本的想象游戏:想像一下你在一个黑白相间的走廊上,走廊没有开始、没有尽头。


你一步一步向前走,经过黑色的一部分、再经过白色的一部分、再经过黑色的一部分、再经过白色的一部分,如此重复,每经过一个颜色,你就越来越放松。


每一个数的后面,我的声音都更加轻微,最后的几个字就像呢喃一样随着呼气渐渐扩散开来。


我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想象着受试者的状态,内在像是分裂成了两个:一个无限忐忑,一个淡定旁观,继续控制着自己的声音。


会是怎样的状态呢?还是很清醒吗?不舒服吗?还是已经快睡着了呢?糟糕,会不会已经睡着了?


在这样的猜测中,5秒君的脸上流过了大概15秒。

盯着泛白的屏幕,我吸入一口非常沉默的空气,唤醒了受试者。

“接下来,我将从1,数到3,

“我每数一个数字,你的意识会变得越来越清醒,

“1。

“对,就是这样,随着每一次的吸气,身体渐渐充满活力。。。

“2。

“当我数到3的时候,你的眼睛会自然地睁开,意识非常清醒。。。

“3。对,就是这样,随着吸气,自然地睁开双眼。”

“我的引导就此结束,请大家打开自己的麦克。”

如此,此次的只通过语音的引导就此结束。

对话窗口调出,我忐忑地敲下键盘:


“感觉怎么样?”


新消息提示:“带出得太快了。”


还不算太坏。


我正打算回忆刚才的过程,更多的新消息弹出来:

催眠

催眠术

其上,是楼主与同学之间的交流截图。橘黄色头像为楼主,蓝色头像为受试者之一的同学。



由于交流是语音与文字同时进行的,内容稍微有点跳跃。为了补充这次的反馈,同时也方便手机看帖的同志们,我把比较完整的文字信息补充在下面。



“予某:引导结束了,请大家给我一个反馈。



同学1:好棒,感觉有被催眠的感觉,特别舒服阿



予某:哈哈哈谢谢,请大家给我意见(文字)



刚才放松引导之后听不到声音,以为你们都睡着了,不敢耽误太久。是不是还是带出得特别突兀?像拐了个U型急转弯似的?(语音)



同学1: 嗯,对(语音)

在五秒数完之后特别想停在里面(文字)



予某: 被我拽出来了> < (文字),能不能再详细说一说,尤其是需要改善的地方?(语音)



同学1: 帮助保持在(舒适的放松状态)里面吧?我觉得有一个温柔的声音一直带着的时候,意识不会乱跑,然后会觉得很安全。



想呆得久一点,尤其是第二个5秒之后。(以上文字)



同学2也认为带出过快了,同时表示刚才陷入了比较舒适的放松状态当中。



而后,道谢,互道晚安,暂时解散。


以上的信息,当时我不知道看了多长时间,抬手一摸自己的脸,都笑开花了。

  这种感受,我觉得和下述情形很相似:

  我在学习骑自行车的时候,摔了又摔,几乎毫无办法。我学习自行车的那条路是居住社区旁边的一条窄路,一侧停着一些车子,柏油路的细微裂纹里会有一些沙子。那是附近工地弥漫过来的,随着刮风,会时不时地扬起来一些。

  在那条略有沙子的窄路上,我一边小心地离停靠的汽车都远一些,一边不停地失去平衡。整个下午的时光和那条有点发黄的路好像扭曲成了一个莫比乌斯带,令我陷入了一个无限循环的怪圈,我在固定的场景中,反复地重复摔倒、站起、摔倒、站起。

  附近有收废品的叫卖声和一些遥远的狗叫声,额头上的汗水令我神经更加麻木。我机械地重复着站起、蹬车、摔倒的过程,每一次我踩下脚蹬的时候,预感要倒下那个方向的肌肉就会反射性地僵硬起来。


直到有一次,我踩下脚蹬,车向前扭动了几下,我把眼睛紧紧地闭起来,似乎已经感受到了膝盖的痛楚。

  然后,我睁开眼睛,发现我正在向前骑行。我不知道怎么找到了那个微妙的平衡点,然后我飞快地向前骑起来,风吹走了我额头上的汗水。

  就在那一个瞬间的这种感觉。

  和成就感、自我认同感、对自己辛劳付出的自我感动都毫无关系。

  那是一种非常纯粹的快乐,和空气融为一体,会在一些特定的时刻掠过我的耳边。


好乐,这期先到这里。下期再见!
标签:催眠术
本文网址:
下一篇:没有资料
暂无任何评论
热门栏目: 催眠 | 催眠音乐 | 催眠术 | 催眠曲 | 自我催眠
Copyright © 2012 中国催眠网 版权所有 工信部ICP备案号:冀ICP备110058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