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催眠音乐 催眠曲轻音乐 廖阅鹏 催眠音频 自我催眠 催眠轻音乐 Spa深度睡眠音乐 失眠 催眠 催眠曲 催眠疗法 催眠魔术 催眠视频 催眠术 潜意识 催眠故事 米尔顿·艾瑞克森 催眠术教程 瑜伽舒眠术 催眠软件

催眠术

 催眠术入门  催眠术教程  催眠技巧  催眠故事大全

催眠术与催眠疗法一

作者:中国催眠网 来源:网络整合 日期:2012-12-03 18:34:34 人气:
我国大多数人对催眠术比较生疏,而在部分人心目中,催眠术仿佛就是“迷魂汤”,是神秘的而危险的法术,它能使人完全听任催眠师的摆布,不由自主地作本不愿作之事,包...

我国大多数人对催眠术比较生疏,而在部分人心目中,催眠术仿佛就是“迷魂汤”,是神秘的而危险的法术,它能使人完全听任催眠师的摆布,不由自主地作本不愿作之事,包括不道德的和不合法的事;说本不愿说之话,包括羞与人言的和绝对秘密的话。另一方面,掌握有催眠术的人虽然可以用它为人造福,但也可以用它图谋不轨,并能不留形迹;它还可以用于社会生活的许多方面而收到通常所不能获得的效果。这一切都说明人们需要也希望全面了解催眠术。

既然催眠术可以用于治疗目的并且具有独特疗效,在辅助疗法中占有一席之地,那么我国举凡有适应催眠术治疗的人,也理应受惠于它。故给人们推荐一本催眠术方面的着作,以使欲求催眠术治疗的人可读,欲学催眠术为人施治的人亦可以读,这已成为现实的需要。

罗利是英国一位有经验的催眠师,他的这本书特论公允,实事求是,不尚新奇。书中所介绍的各种方法力求简便,易学易行,故将它译出,以飨读者。

本书译稿承蒙中国健康教育研究中心张伯源教授审校,在此致以衷心感谢!

1.催眠大师崎岖路

催眠术的历史是它争取为大众所接受、争取其科学价值得到人们承认的斗争史。在这一过程中,催眠师自始至终地受到刁难和讥讽,而这常常是来自于他们的医学同行。不过,这并未能阻止催眠术的稳步进展。今天,它已成为科学研究的课题;作为一种辅助疗法,它得到很高的评价。

多数催眠术着作之所以都专列一章讲述催眠术的历史,是因为这段历史确实非常有趣,它涉及一些相当富有色彩和具有超凡魅力的人物,其中最著名者要数弗兰兹.梅斯默。而且,在某个特定历史时期里,人们关于催眠术的流行观点也通过被催眠者千姿百态的表现方式得到反映,这一点也颇为有趣。如果不了解历史,那我们对于目前存在的有关催眠术及其应用问题的一些争议就很难理解。虽然催眠师再也不像过去那样受到刁难,但许多错误看法却仍然存在,本书将努力使之澄清。

催眠术的历史是悠久的,它至少可追溯到古希腊和古埃及时期,而且很可能更加久远。古希腊与古埃及都有催梦中心,人们到这里接受指导以求解除病痛。顾名思义,催梦中心的目的是诱导人们做梦。梦的诱导要使用若干技术,这包括斋戒、祈祷以及某些类似于催眠诱导的方法。受术者将梦觉报告给施术者,后者对梦进行诠释,以借此提示解决病痛的方法.

此外,米勒(1979)还报告说,古希腊和古埃及都曾使用  过催眠暗示。在古希腊,病人在“患者睡眠殿堂”里接受治疗。施术者综合使用诸如音乐、药物、重复言语等多种方法,使患者进入睡眠;在古埃及,“殿堂睡眠”是由焚香和吟诵而诱导发生。当患者处于睡眠状态时,施术者即暗示症状将会消失,患者将获痊愈。

现代催眠术始于18世纪的最后25年,由梅斯默所开创。在他之前还有两个重要的人物值得一提,他们是帕拉思瑟斯(1493~1541)和范.赫蒙特(1577—1644)。帕拉思瑟斯是一位瑞士医生,他认为星辰能通过磁力影响人类,而所有的磁石对人体都有作用。范.赫蒙特进一步发挥了这一观点,他认为举凡人体都能放射“动物磁性”,这种动物磁性能影响其他人的精神和肉体。后来信仰疗法的握手治疗正是由此发展而来。不同的是,现在信仰疗法已将其治疗作用归功于上帝的力量,而不再指为动物磁性。

1.l 弗兰兹.梅斯默

梅斯默(1734~1815)出生于康斯坦斯湖边的伊治兰(Isnang)。青年时的梅斯默阅读范围相当广泛,在1776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之前,他学习了神学、哲学以及法律等方面的知识。他的博士学位论文是研究恒星与行星对治疗作用的可能影响。该文反映了他对磁性的治疗作用日益增长的浓厚兴趣,而这种兴趣很可能产生于他早期与一位维也纳耶稣会会士的接触。

这位会上名叫法瑟.马克西米利安.若尔(1720-1792),他将一些磁石送给梅斯默去做实验。根据实验结果,梅斯默认为,若要维持身体健康,个人必须与恒星和行星保持电化学平衡;倘若这种平衡受到干扰,人体的健康状态即被破坏。但反过来,这种平衡及由此而维持的健康,也可以通过磁性治疗获得恢复。

在获得学位后,梅斯默很快就开始行医。他是一位雄心勃勃和富有魅力的人物,渴望着在维也纳社会大受欢迎。在他与安娜.冯.博希(一位奥地利帝国部队军官的富有的遗漏)结婚之后,他的愿望得到实现。不过,他的职业生涯并没有像其社会生活那样平坦。

在某种意义上说,梅斯默可能大成功了。他能不费吹灰之力就诱导出催眠状态,而且常能取得奇迹般的疗效。随着他的名气愈来愈大,其诱导技巧和疗效也愈来愈高。不过,他的医生同道们,却大都不欢迎他的成功。这部分是由于他的治疗方法缺乏科学性,部分则是由于同行之间的妒嫉。不久,妒嫉者们诋毁梅斯默的机会到来了。不过,那件风波的始末似乎正是梅斯默取得极大成功的过程。

导致海斯默在维也纳声名扫地的事开始于一个名叫玛丽亚.特里萨.帕拉迪斯的女孩。她失明了。然而她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她是一名杰出的、天才的钢琴演奏家,女皇玛丽亚.特里萨的门人。梅斯默应邀去为这个女孩治疗。由于现在尚可能辨认出那是一种癔病性失明症,故梅斯默能够取得好的疗效就不足为奇。但对梅斯默来说,不幸的是事情并不到此为止。玛丽亚的家庭担心地的视力恢复之后,女皇给她的抚恤金可能停发,放在玛丽亚由于精神上的压力再度失明时,她的父母即拒绝梅斯默再为医治。更糟糕的是,梅斯默也因此而得不到女皇及其官员们的赞助,而且,其反对者们也抓住这一机会,斥责他是一个骗子。

梅斯默很快意识到自己在维也纳是没有前途的了,于是在1778年来到巴黎。在巴黎地有不少熟人,而且又有幸使德思龙博士对其治疗方法产生兴趣。德思龙博士是国王弟弟的医生,这种关系对梅斯默显然非常有利。他们很快办起一家联合诊所,并取得了极大成功。随着患者日益增多,他不得不创造新的方法来满足患者的要求,这就是集体治疗。集体治疗很快取代了个人治疗。

梅斯默的集体治疗方法是相当怪异的,正如现代有些集体治疗技术一样。其治疗室光线朦胧,安装有一些反光镜,自始至终有背景音乐。患者进入治疗室后,面对许多大的橡木盆坐下。这些橡木盆盛有水、铁铁屑和瓶子。患者在梅斯默的指导下。用手握住从瓶子里伸出的金属棒。梅斯默本人则身穿带大摆的紫红色长袍,挥舞着一根短棍,从一名患者走向另一名患者,强调其治疗的良好作用。每走向一名患者,他都要用手在患者身体上方来回运动,有时也用磁石触及患者。这些方法其实具有相当大的治疗作用,不过他本人很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当比较容易接受暗示的患者对梅斯默的话发生反应,并兴奋地讲述他们正体验到的感受时,相邻的患者即使对暗示的反应较差,也会受到感染。如此一来,集体治疗效果就更好。

梅斯默施术时一般要使患者经历所谓的“危机”,这很像现代所讲的歇斯底里反应,它包括痉挛,通常伴有大笑、喊叫,甚至也可能出现意识丧失。现代的治疗性催眠很少要求诱导这种“危机”。桑顿(1976)曾争带说,梅斯默治疗的病人至少有一部分是癫痫患者。

对于梅斯默的催眠技术,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值得分析,因为它引起了教会以及医学界对梅斯默的敌视。梅斯默的大多数患者都是妇女,而他的诱导技术又似乎带有明显的性色彩。他喜欢将患者的双膝夹在自己的双膝之间,这自然造成下部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另外,梅斯默有时还可能要拍打患者的下腹部。

患者通常都是敬畏梅斯默的。他的治疗方法也很快名声大噪,被称为“梅斯默术”。但是,梅斯默并不满足于这种轰轰烈烈的表面上的成功,他依然认为自己是严肃认真的医生和科学家。故当他将自己的报告递交给各种科学会,而大多数学会对他的工作都不屑一顾时,他就极度地烦恼。尤多夫(1981)在一篇文章中提到,据说法国政府曾提出用很大一笔钱交换梅斯默的秘诀,但被他拒绝了。因为他并无任何秘诀。此后不久,国正路易十六组织了一个皇家委员会对梅斯默进行调查。这一工作在1784年由法国科学院执行。

委员会的成员包括当时一些著名的科学家,如避雷针的发明者本杰明.富兰克林(他当时正巧出任美国驻法国大使)。化学家拉沃伊斯,植物学家朱斯约,天文学家贝利,以及断头台这种具名昭着的处死工具的发明者吉诺丁。虽然有这样一些著名的人物参与此事,但得出的报告仍带偏见,远未肯定梅斯默疗法的重要意义。

调查工作从两方面着手,一是调查梅斯默过去的工作;二是考察磁石对委员们自己身体的作用。报告结论说,投石似乎无任何医疗作用;疾病的治愈不是因为使用了磁石,而是图为梅斯默暗示患者他们的病将被治愈。但梅斯默当时并未向委员们演示他的技术。

委员会最后结论,磁石对患者无任何治疗作用,因此梅斯默的治疗方法是非科学的。他们甚至认为这件疗法是有害的。报告中列举了几个梅斯默治疗失败的例子,却完全不提其成功的经验。委员们还指出,患者与梅斯默身体的紧密接触可能引起了性感,因而这种治疗又是不道德的。在当时还不可能允许“暗示治疗”这样的概念存在,这种责难或许情有可原,但那么多的患者在梅斯默的治疗下获得痊愈,委员们对此却置若罔闻,这实在令人遗憾。

调查报告使得梅斯默的行医执照被吊销。他退居到凡尔赛。在法国大革命开始前不久,他又离开凡尔赛,住到瑞士康斯坦斯湖边的福让费得(Frauenfeld)。在这里,他过着简朴的生活,也时常为周围的贫民治病。1815年3月5日,他逝世于米尔伯格(Meerburg)。在逝世前三年,柏林的普鲁士学校邀请他去表演,但他拒绝了。这或许是源于他的痛苦经历。

梅斯默对于催眠术的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后来的很多催眠师都接受了他的观点和方法。但也正是他的盛名导致了他的垮台,导致了催眠术应用的暂时冷遇,他的垮台使一些热心催眠术研究的人们难以工作:他们拿不出任何个人信服药研究结果,以回应医学组织的质问。不过,也有少数一些人认识到了梅斯默工作的重要性,他们不管别人如何看待,仍然继续工作,虽然其工作并不太兴旺。

1.2 德.普伊塞格

阿曼德.德.鲁伊塞格(1751-1825)是一名退役军人,梅斯默的追随者。他在催眠术发展史上有着特别重要的地位。地揭示了他称之为“人工梦游”的意识状态。根据他的描述,这种状态与现代的“催眠状态”概念极为相似。在这种状态下,患者能够睁开眼睛,步出室外,与人谈话,随催眠师的要求做出反应等。

普伊塞格和他的学生还发现,“危机”状态并不是医治病人所必需的反应。这一认识可视为真正的突破性进展。彻托克(1981)认为,普伊塞格的疗法可能比19世纪任何其它催眠师的方法都更复杂一些。其典型的做法是,当患者进入梦游状态后,要求他诉说所患病症,详细讲明诸如病因、症状、治疗经过等情况,然后给予暗示。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现出催眠疗法的端倪。

普伊塞格的工作导致了人们对梅斯默术理论基础的革新。过去认为,催眠师控制着一种磁流,这种磁流可以影响患者。现在这种认识则转变为,医生是用意念的力量直接控制着患者,这就是所谓的“意念力量学说”。根据这一学说,催眠师的大脑释放一种具有治疗作用的物质流,它沿着神经传到周围器官,然后再传给患者。这类催眠师相信自己意念的力量能够影响患者,他通过这种信心间接地控制着物质流的释放和传递。很可能正是由于这种理论的影响,便产生了一种关于催眠的最常见的错误认识,即被催眠的人将自己的意念交给催眠师支配。

普伊塞格的治疗方法与他对催眠性质的认识比较起来,可以说是颇具现代特色的。但这并不是说催眠疗法至今仍停留在原有水平,而是指它的理论得到了发展。

1.3 约所.狄.法罗

约斯.狄.法罗(1756-1819)于1814年从印度的葡萄牙殖民地果阿(Goa)来到巴黎。法罗的观点很进步,他认为梦游是产生于受术者的期望和感受性;催眠师的手法、磁铁等等,这些都只是在受术者的期望和感受性被激发之后才有作用。与以往的诱导方法正好相反,他主要使用语言诱导技术。

1.4 约翰.埃利奥特逊

约翰.埃利奥特逊(1791~1868)是一名英国外科医生。他在伦敦的大学医学院当主任医师和外科教授时,即开始使用梅斯默术。不过,他反对梅斯默的动物磁力学说。他的同事们并不赞成他开展梅斯默术研究。《柳叶刀》杂志的编辑托马斯.沃克莱指出,埃利奥特逊认为某些金属能释放更大的磁力,因而具有更强的治疗作用,这是一种错误的观点。埃利奥特逊被指责为骗子,被迫离开学院的职位。不过,他仍然坚持催眠工作,并且带动了其它许多人。他还参与创办了一种催眠术的专门杂志《活力论者》。

1.5 詹姆斯.布雷德

詹姆斯.布雷德(1795-1860)是英国曼彻斯特城的一名外科医生。他在观看了拉丰坦思的催眠表演之后,对催眠产生了兴趣。最初,他认为拉丰坦恩的表演是一个骗局,但随后表演的催眠麻醉和眼睛僵直状态则使他相信,这是一个应该深入研究的课目。他预见到在催眠麻醉下作外科手术一定有许多优点。

布雷德认为,催眠与睡眠的关系非常密切,故地创造了一个名词“neurohypnology(神经催眠学)来反映这层意义。这一名词在后来又被编写成“Hypnosis”(催眠)。他推测催眠是产生于长时间注视某一目标所致的眼肌疲劳。根据这一思想,他创造了命名为“布莱德术”(Braidsm)的催眠诱导方法。虽然这种技术至今仍在使用,但真正起诱导作用的并不是眼睛疲劳,而是相伴而行的期望和暗示。

随着研究的进展,布雷德感到有必要把“催眠状态”的名称改为“单一意念”(monoideism),因为他认识到,催眠状态与受术者全神贯注于某种单一观念有关。但是,当时催眠这一术语的使用已经约定俗成。他还认为,神经催眠学一词(以及它的缩略式“催眠”)是不正确的。因为催眠和睡眠本不相同。布雷德第一次提出,在催眠师与受术者之间,并不存在能在催眠诱导中发挥作用的直接的生理学联系。

由此可见,布雷德可以称得上是催眠术发展史上的重要人物。虽然他也受到过医疗机构的一些批评,但由于他采用的方法比较保守,故还是受到人们的尊重;同时也促进了医学界对催眠术的接受。

1.6 詹姆斯.爱斯戴尔

詹姆斯.爱斯戴尔(1808——1859)和埃利奥特逊一样,对于把催眠麻醉用于外科手术很有兴趣。还在印度工作的时候,他就读过埃利奥特沙和布雷德的着作,而且还用催眠麻醉做了三百多例手术,其中大多数是阴囊肿瘤切除术。他发现,在使用催眠术以后,手术死亡率从过去的50%下降至5%。爱斯戴尔迫切希望能发展这些研究成果,但除了《活力论者》杂志以外,医学杂志对他的投稿都概不采用。

在外科手术中大规模使用催眠术。爱斯戴尔或许称得上是第一人。遗憾的是,化学麻醉药品的发用导致了催眠术在外科应用的迅速法少,只留下某些例外情况还可用催眠代替麻醉药。这一问题在后面还将要谈到。

1.7 安布罗斯.利保尔特

安布罗斯.奥古斯特.利保尔特(1823-1904)是一名法国医生,于1864年定居于南锡市。他对催眠术很感兴趣。在实际工作中,他发现,若把语言的催眠暗示和布雷德的长时间凝视方法结合起来,便可以使85物的患者进入催眠状态。1886年,他的《催眠》一书问世。但该书在出版后的20年里一直无人问津。后来,一位斯特拉斯堡市的医学教授希波雷特.伯恩海姆才开始研究他的着作。(据说《催眠》仅售出一本,为伯恩海姆所购。)

1.8 希波雷特.伯恩海姆

希波雷特.玛丽.伯恩海姆(837—191)最初认为利保尔特是一个江湖骗子,并且开展调查工作以图揭穿其骗局。但调查的结果出他所料。在观察了利保尔特的治疗活动后,他认识到催眠疗法确实具有一定的疗效。于是,他的态度大变,转而相信催眠术,并开始对此进行科学的研究。

他的主要研究兴趣在于尽量认识催眠暗示现象。他能够通过演示的途径,说明暗示是催眠的基本和主要的因素,并科学地证明催眠诱导的原因是心理的而非身体的。1884年,他出版了《催眠暗示》一书。两年后、他又增补了两章内容,讨论催眠的治疗作用,其中一章介绍癔症的治疗;另一章讲心身疾患的治疗。伯恩海姆对催眠术的贡献表现在两方面:一是证明了暗承是催眠的主要因素;二是在研究催眠术时所采取的严格方法和批评态度。

1.9 吉恩.夏科特

吉恩.马丁.夏科特(1825一1893)是巴黎萨尔皮特里(Sa1petriere)医院神经科主任。1878年,他开始研究催眠术。当时他已是一位著名的神经学家。虽然才华卓越,但他的研究却得出了一些错误结论。

爱科特研究了一组癔病症患者。他发现,许多癔病症状,如瘫痪、耳聋、目盲等,都可以用催眠的方法诱发和消除。于是他错误地认为,催眠状态与癌病有着密切的关系,而且只有歇斯底里的人才有可能被催眠。他还认为,催眠状态是器质性的现象,可以单纯用身体刺激方法诱导出突。他提出了一种催眠的阶梯理论,其主要内容是,催眠状态具有三个不同水平,即嗜睡、僵住和梦游。这三个阶段的现象都可以用身体刺激方法诱导发生。

这些观点显然与伯恩海姆和利保尔特的观点正好相反。许多年来,在催眠领域一直存在着两种学派,一派是以伯恩海姆和利保尔特为代表的“南锡学派”;一派是以夏科特为代表的“巴黎学派”。两派间有许多认识上的分歧。后来,在南锡学派的大量研究结果面前,夏科特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在催眠术发展史上,夏科特的重要性不在于他关于催眠的理论有何建树,因为他的观点大多都是错误的。他的重要价值在于他是一名医生和科学家。他研究催眠术,使用催眠术,发表有关催眠术的论文,在催眠术尚未从梅斯默的阴影中走出来的当时,这一切都有重要的意义。因为这使得催眠术更易于医学界所接受。

1.10 皮埃尔.珍妮特

皮埃尔.珍妮特(1859-l947)是夏科特的学生,后来接替他任巴黎萨尔皮特里医院心理实验室主任。珍妮特认为,在催眠状态下,受试者的意识逐渐被压抑,而潜意识则逐渐表现出来;在深度催眠状态下,潜意识可以完全取代意识。他的研究兴趣主要在于从理论上阐述催眠的性质。

1.12 西格蒙特.弗洛伊德

西格蒙特.弗洛伊德(1856-1939)在观察了布鲁爱尔的工作之后,对催眠术产生了兴趣。1885年,他开始与夏科特一起开展研究;尔后又与伯恩海姆和利保尔特进行合作。首先,弗洛伊德认为催眠可使人的无意识表现出来,这可以用来治疗神经症状。但是,弗洛伊德后来创造了精神分析法,他对催眠术的使用越来越少。这有一系列原因,如催眠需要的时间太长;并非所有人都能进入相同深度的催眠状态:疗效有时并不巩固;患者完全受暗示支配、没有足够的自发性等。弗洛伊德还发现,催眠很难作为一种科学现象被人们接受。由于他要对无意识进行科学研究,而催眠又似乎主要是以暗示和信仰为基础,因而他肯定要放弃对催眠术的探索。

弗洛伊德对催眠术的放弃是否有害于催眠术的发展,这一问题在很长时间里一直没有定论。一方面,由于弗洛伊德名望甚高,故当他停止使用催眠术后,催眠术的应用便急转直下;另一方面,催眠术的应用在过去通常是采取命令和夸张式的操作,而后来当它重新振兴起来时,改变为新的操作方式。如果没有弗洛伊德引起的催眠术应用的低潮,那么改革操作方式就不会那么容易。

1.13 克拉克.赫尔

克拉克.赫尔(1884-1952)和其它心理学家一样,对催眠术的兴趣与日俱增。1933年,他的着作《催眠与暗示:实验研究》问世。这本书所介绍的研究方法是严格而科学的,很值得爱好催眠术的人阅读。赫尔在书中提出了许多有关催眠术的问题,50年过后,其中大多数问题仍然没有答案。

1.14 密尔顿.艾里克森

密尔顿.艾里克森( 1901-1980)。赫尔之所以对催眠术产生兴趣,这或许与艾里克森不无关系。因为在1923年,艾里克森曾应赫尔的请求办了一期催眠术进修班。艾里克森后来成为可能是最有影响的,而且肯定是最足智多谋的临床催眠师。这里很难将他的治疗方法作一概括,因为他的方法是因人而异的、不过,其中最基本的一点是,艾里克森努力进人患者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开展治疗。他对领悟并无特别兴趣,而只是为患者树立一个目标,由患者自己去争取达到。他通常是使用催眠术去达到这一目的。艾里克森的工作在以后的章节里将要作详细的介绍。

有两个至今仍然活跃在催眠术研究领域的重要人物值得一提,他们是欧内斯特.R.希尔加德和马丁.T.奥恩。希尔加德现在是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名誉教授,他的专业生涯大部分在该校度过。他对催眠术的发展有较多贡献,其中有两方面的成绩最突出,其一是他在催眠镇痛研究中的成绩;其二是他提出了“新离解性学说”,这一学说可以用来解释催眠以及催眠现象。

马丁.奥恩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精神病学教授、宾夕法尼亚医院研究所实验精神病学研究室主任。他对催眠术的发展也有很多贡献,特别是在区别真假催眠行为的研究方面,以及在催眠术的法学应用方面有独到之处。这两位重要科学家的工作成绩在以下的章节里将有详细介绍。

在本世纪的前五十年里,催眠术遇到了医学权威的歧视。尽管如此,人们对于催眠术的研究,无论是在理论探讨,还是在临床治疗方面,都作了大量的重要工作。1955年,英国医学会作为官方承认了催眠疗法的合法地位;1958年,美国医学会以及美国心理学会也作出了这样的决定。

1.15 个人体会

在结束本章的讨论之前,还有必要指出,在对催眠术的认识上,医学心理学的观点与外行人的观点迥然相异。医学心理学的理论取得了相当的发展;而外行的观念依然有许多错误。尤多夫(1981)对此有较好的分析。

外行人的错误观点与 19世纪后 50年里医学界对催眠术的看法非常相似,如催眠师一定具有超凡的能力:被催眠的人完全听由催眠师的摆布;在催眠状态下的人总是吐露真情;人的正常力量在催眠状态下得到增强,等等。任何经常使用催眠术的人都会发现,这类错误认识相当突出,也是人们害怕催眠术的主要原因。遗憾的是,正确的理论却不能迅速改变外行人的错误观点,因为它通常没有错误看法那么令人感到新奇。

标签:
本文网址:
上一篇:学习催眠术
暂无任何评论

相关信息

热门栏目: 催眠 | 催眠音乐 | 催眠术 | 催眠曲 | 自我催眠
Copyright © 2012 中国催眠网 版权所有 工信部ICP备案号:冀ICP备11005884号-3